文字文字  昆剧《十五贯-访测》讲的是况钟为了查清熊友兰、苏戍娟的冤案,急于找到凶手娄阿鼠。他假扮了一个测字先生私行察访,对妄图侥幸逃脱法网的娄阿鼠决不轻易放过。两人终于在观内相遇。况钟施行测字的手段,诱他供出实情。娄阿鼠哪知测字先生就是况钟,最后束手就擒。
访鼠测字,况钟要访鼠,因而借了测字的题,“访”的主语是政府执法人员况钟,“测”的主语是算命工作者江湖先生某甲,他要娄阿鼠瞧见的是后者,而同时要让观众看到前者。
     娄阿鼠先是被“测”,再是要“测”,高潮部分是他终于信了“测”。本身市井奸猾的人物气质是其一,出场时起不断变化的心理状态是其二:娄阿鼠出场时起即在怕在慌,被况钟试探后又惊又疑,每一次故作镇定后都被况钟看似漫不经心的击溃心理防线,但他的江湖经验和本性里的猜忌多疑都叫他不能信不肯信,好一场鱼与渔者的较量,饵下得对不好,杆拉得好不好,看的是台上两个人的表演和配合。
     很喜欢拍这样对比强烈的舞台片,黑与白,一动与一静之间,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尽在方寸之间,人性的两面性正是通过舞台人物或正或邪的表演,尽情的展现在了镜头前。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Via 本站原创
作者:水中花影 | 分类:昆剧艺术
      魏良辅者,流寓娄东鹿城之间,生而审音,愤南曲之讹陋也,尽洗乖声,别开堂奥。调用水磨,拍捱冷板,声则平上去入之婉协,字则头腹尾音之毕匀,功深熔琢,气无烟火,启口轻圆,收音纯细。所度之曲,则皆“折梅逢使”、“昨夜春归”诸名笔;采之传奇,则有“拜星月”、“花阴夜静”等词。要皆别有唱法,绝非戏场声口,腔曰“昆腔”,曲名“时曲”,声场禀为曲圣,后世依为鼻祖,盖自有良辅,而南词音理,已极抽秘逞妍矣。
Via 本站原创
作者:水中花影 | 分类:默认分类
剧情介绍: 明末几位公子搬借阮大铖家班观剧,阮大铖暗中遣人旁听他们的评价,结果公子哥们先是把阮大铖戏曲和家班极力夸赞一番,接着又鄙薄其依附阉党的劣迹。虽说是戏,但是从中不难看出阮大铖的人品和文品的分裂大概是很长一段时期内自诩为清流文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Via 本站原创
作者:水中花影 | 分类:默认分类
简介: 杜麗娘遊園驚夢以後,留戀夢境,難以釋懷,因此重到園中,按照景色,尋覓夢痕。她越是追憶,越是傷感,後來就得了病症,以致身亡。
Via 本站原创
作者:水中花影 | 分类:昆剧艺术
剧情简介:  风姿娟秀、高洁自爱的南畿歌女穆素徽倾慕解元于鹃于叔夜的才情,在西楼与之一见钟情,私订终身。而辞官归里的于父为了督子专心科举,受小人赵祥之谮,胁迫穆家歌院搬离。由于信函之误,于、穆二人未能见面道别。穆素徽久候于郎不至,凄然离去。不意鸨母受银钱诱惑,将她嫁于浪荡公子池同为妾,困在杭州,于、穆二人音讯断绝。穆素徽在杭州矢志前盟,抵死不从池同。而于叔夜也因相思成疾,随父迁往山东任所后,病势加重,昏迷数日。庸医包必济回南畿时,误传死讯于穆结义姊刘楚楚。刘到杭州看望素徽,为说服她顺从池公子,说出叔夜的死讯,穆悲痛之下自缢房内,幸被救转。刘楚楚匆匆逃离,谓其已死,并告知上京赶考的叔夜密友李节。李节在旅店巧遇迫于父命赴试的叔夜及剑侠胥表。叔夜从李处惊闻素徽噩耗,痛不欲生,二人解劝才罢。于在考场无心作文,匆匆考罢即南下寻找情侣之骨。胥表携妾轻鸿游钱塘时,夜逢素徽在寺庙追荐亡夫于叔夜,侠心顿生。次夜巧用调包计,以轻鸿之命救素徽逃出樊笼,送往京城自己的家中居住。胥又南下寻找叔夜,欲使二人团圆。叔夜在南畿昔日之西楼睹物思人,从刘楚楚处得知素徽死而复生,又被歹人劫去的消息后,悲喜交加。这时,捷报状元及第,殿试在即,叔夜遂匆匆北上京城。在常州恰逢胥表,得知其中详情,喜不自禁。慷慨好义的胥表又赠以千里马,以赶殿试之期,并北上相会情人。池同、赵祥二人路逢胥表,欲雇其行刺于叔夜,胥愤而杀此二人,为叔夜报仇。最终,叔夜携素徽衣锦荣归,并请同科探花李节为媒,求得父允,得以正式成婚。
Via 本站原创
作者:水中花影 | 分类:昆剧艺术
分页: 1/49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